谁是爸妈的心头肉?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23 15:53
  • 人已阅读

  不需要爸妈

  

  她是跟着外婆长大的。

  

  没什么不同,童年一样的天真无邪、快乐无忧。只是疯玩到忘乎所以,别的孩子都是妈妈年轻的声音呼唤:“宝贝,回家吃饭了。”而她,是外婆迟滞苍老的声音:“黛儿,黛儿,你在哪呢?”

  

  爸妈?她也有。每月一号会准时收到一张汇款单,外婆一次不落地递到她面前:“看,你妈又寄钱来了,这么多,生怕委屈了你。”

  

  她还小,认不得那张绿单子上弯弯曲曲的字,只在心里奇怪,怎么会委屈呢?外婆那么爱她,别人有的,她全有;别人没有的,她也有。每天晚上外婆握着她的胖脚丫给她洗脚,躺在外婆温暖柔软的怀抱里入睡,她连噩梦都不曾做过一个,有什么可委屈的。

  

  每过一年半载,就有一对男女风尘仆仆地回来,背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男孩子,男孩警惕地看着她,那对男女对她一伸手,男孩就哭:“抱我!抱我!不许抱姐姐。”女人有点讪讪的,虎着脸对男孩说:“不许闹!妈妈天天抱你,好不容易回一次家,你跟外婆去玩,让妈妈跟姐姐玩会儿。”男孩不依,依旧哭个不停。她悄悄溜出去,没心没肺地玩到天黑,外婆叫她也不应,一直挨到所有的孩子都走了才无可奈何地蹭回家。

  

  家里那个男孩还是虎视眈眈地盯着她,她在心里不屑:“谁稀罕哟!我才不需要。”

  

  永远不想回你们家

  

  7岁那年,妈妈来接她回去上学,她不肯走。妈妈求,外婆也劝:“跟你妈回省城吧,那条件好。我家黛儿这么漂亮,应该学学跳舞唱歌什么的,跟外婆窝在小镇上,啥也学不着,可惜了这招人稀罕的小模样。”

  

  她才不管,只要能跟外婆在一起,学什么不学什么一点儿都不重要,何况小镇也有学校,也能上学,为什么非要去省城?

  

  一家人拗不过,只好随了她的意。

  

  但在学校里,有几个孩子总说一些奇怪的话,拿她的名字开玩笑。黛原本有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美意,孩子不懂,他们笑:“什么带儿,是裤带还是鞋带啊?”有个女同学说:“不是,我妈说,黛儿她妈不喜欢她,所以给她取名叫带儿,想让她给带个儿子呢,把她扔给外婆,一年见不了一回,跟没爸没妈一样,我妈说她妈根本就是不想要她。”

  

  她原本灿烂的心就那么灰下来,心里恨恨的。原来是这样,从小就不想要她,现在还有一个视她为对头的宝贝儿子,那个家,她永远也不想回。

  

  但,她到底还是回了。

  

  上初二的时候,外婆突发脑出血,一夜之间,那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倒在了病床上,成了眼睛半开半闭、只会喘气的重症病人。

  

  望着外婆散乱的白发和布满老年斑的手,她小小的心第一次生疼生疼,一夜之间就长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大了,端屎倒尿地伺候外婆,比大人还细心,唯一的愿望就是外婆能好起来,哪怕真如医生说的好了也得瘫在床上她也愿意。

  

  可是,外婆还是没挺过去,她只好跟着爸妈回到了省城那个家。

  

  谁亏待了谁

  

  她从来不叫爸妈,有事的时候宁可绕到他们面前再说,省却那声让人左右为难的呼唤。弟弟上了音乐学院附中,虽然小她一岁,却处处让着她,跟小时候那个邀功争宠的小男孩判若两人,爸爸妈妈更是,对她好得几近刻意。

  

  他们越是这样,她就越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。从外婆家背回来的行李从来没有完全拆开过,换一件取一件,洗过晾干之后再塞回去,像个暂居的客人,随时准备离开。

  

  高考成绩发布以后,她像等到了等了多年的特赦令一样,没到新生入学时间就匆匆地走了。此后4年,要么勤工俭学,要么忙于学业,竟没有一次完整的假期在家里度过,与父母之间的联系,仍旧如同幼时一样,是一张每月一号准时到来的汇款单。

  

  毕业后,她通过了“国考”,在省城一家机关单位任职,尽管就在家门口,她依然申请了宿舍。爸妈做了好吃的招呼她回家打牙祭,十次有九次是不应,心里冷哼:宝贝儿子到音乐圣地留学,膝下空虚了吧,早干吗去了?

  

  日子流水一般过去,她恋爱、结婚、生子、离婚,撞得精疲力竭。常在夜里望着漆黑的屋顶潸然泪下,不明白生活对于她,为什么总是这么吝啬,别人理所当然拥有的,在她这里,都成了奢望。

  

  亲情还要等多久

  

  久不联系的弟弟在MSN上唤她,要她的账号,说直接把钱打到她卡上。她诧异:她几时跟他要过钱?弟弟也诧异:你不知道吗?妈说你要买房子,凑不齐全款,让我有多少拿多少。我毕业时间不长,事业还没多大起色,只有这https://www.79manx.com/知名在线娱乐城,网罗线上所有火热的娱乐游戏,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,是一家拥有正式注册的最具有权威的正规博彩网站公司,绝对是您最明智的选择!https://www.79manx.com/娱乐官网认证!些,不够的你们再想办法。

  

  她心里一动,离婚时,妈妈邀她回家住,她一如既往地拒绝了,当时妈妈叹气:唉,离了婚带着个孩子,又没个自己的窝,该有多凄凉。难道爸妈要帮她买房子?

  

  她心里热乎乎的,不知不觉跟弟弟聊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天。从弟弟嘴里,她知道了一些她从来不曾知道的事情。

  

  她跟弟弟只差11个月,妈妈怀弟弟的时候,妊娠反应出奇严重,每天吐得一塌糊涂,全靠输营养液维持,自顾尚且不暇,只好把她送回外婆家暂住。本打算妊娠反应过去就接她回来,谁知妊娠反应一直持续到分娩,接她的事只好一推再推。

  

  等到弟弟出生,妊娠反应倒是过去了,又多了一个哭闹不止的奶娃娃,忙得有头没尾,接她的事再一次搁浅。好不容易忙出点儿眉目,她已经成了外婆的贴身小棉袄,说什么也接不回去了。

  

  弟弟说:姐,我最羡慕的人就是你,虽然不常在爸妈身边,可是爱你爱得让我嫉妒,谈得最多的就是你,连你掉一颗牙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。你上大学以后,每到假期,妈妈早早打听放假时间,一天一天盼,你却始终不见踪影,妈妈不知哭了多少场,你哪天回家哪天就是咱家的节日。

  

  我玩命考到维也纳学音乐,就是想让自己出色一些,让爸妈像爱你一样爱我;除此之外,还有个说不出口的愿望,想让爸妈像思念你一样思念我。可是没用,通了电话,十次有八次话题还是会绕到你身上。

  

  姐姐,对爸妈好一点儿吧,你可能不知道,全家人都有一点儿怕你,也不能说怕,就是一种自以为欠了你的“心虚”的感觉,在你面前,许多话说不出口,只要你能给大家一个机会,你会发现自己拥有的亲情一点儿也不比别人少。

  

  她沉默了。

  

  也是爸妈心头肉

  

  果然,妈把一套钥匙交到她手上:“黛儿,爸妈帮不上别的,这套房子给你,不管怎么说,有个自己的窝,心里会舒坦一些。”

  

  她知道,爸妈不过是普通的退休工人,这套房子掏空了他们一生的积蓄,连养老钱恐怕也没剩下。

  

  她想了想,反手把钥匙扣回妈妈手里:“我最近太忙,要不你们替我装修吧。”她其实很想叫声妈的,可是那个字在心里滚了好几圈就是吐不出来。

  

  这样已经让爸妈受宠若惊了,他们像得了圣旨,明明找了装修公司,还是事无巨细一板一眼地盯着,哪怕钉偏了一根钉子都要纠正过来。她偶尔去看一眼进度,总能看到花甲之年的他们灰头土脸地守在现场,争先恐后地凑过来指着图纸一一说明。望着他们那一头散乱的灰白的头发和已经长出老年斑的手,她的心再一次生疼生疼。

  

  买沙发的时候,爸爸一定要把沙发腿去掉两公分,店家不管,推说商场没有工具。爸爸就把沙发运回来,放倒在地上,10条腿比比量量锯了半个月,锯了又量,量了又锉,她都已经不胜其烦。

  

  可是,等住进去真正坐进沙发的时候才发现,以她的个头,这个高度是最舒服的;抬手拿起茶几上的电话,高度也是恰到好处。她泪流满面地坐了一会儿,忽然拿起电话,第一次主动打给了爸妈。

  

  天已经晚了,帮她搬了一天家的父母估计已经睡下,爸爸很久才接电话,她说:“爸,沙发很舒服,是我坐过的最舒服的沙发。”简单一句话,爸爸竟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妈妈急了,抢过电话问:“黛儿,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?”她含着眼泪笑:“妈,没事,我只是跟爸说一声,他改造的沙发特别舒服。”

  

  电话两头,蓦然间哭成了一片。那声搁浅了35年的“爸妈”像一只神奇的魔手,曾经咫尺天涯的距离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抹平了。直到现在,她才明白,她也是爸妈的心头肉。